开户送大礼|语文报社40周年|支撑《语文报》“历史”的三个重要“细节”

   日期:2020-01-10 11:32:01     浏览:2586    

开户送大礼|语文报社40周年|支撑《语文报》“历史”的三个重要“细节”

开户送大礼,我平生撰文无数,最怵头写的就是纪念文章。

纪者,记实;念者,怀旧。既“旧”必“远”,遥远之人事难免淡忘,而今钩稽往事,还要在求其真实的基础上抒彼时之怀,作现时之论,何其难也!而我又向来是不愿、不想,也不善于“追怀往事”的。“怀旧”是人的一种自觉行为,唯其自觉,便常常会因自审进入自疚,转而由自省入微而至自怨自艾,不是萌发“王侯宅第皆新主,文武衣冠异昔时” 的感慨,就是顿生“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的伤情,至少也会被“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那种莫名的惆怅所笼罩。因此,尽管我拥有许多异彩的人生经历和传奇式的生活轶事,但我依旧不多回首,仍然是一个热衷向前看,追逐未来的人。

然而,近半年来,竟有两篇非但不能推却,而且还必须认真对待的纪念文章接踵而至。先是去年10月,山西师大为建校50周年纪念文集辑录而向我约写的纪念文章。苦思冥想了两个多月,才断断续续地勉强成篇,已然是在编者的“十二道金牌”之后了。接着,今年3月,语文报社为编辑《历史与细节——纪念语文报社建社30周年》一书的约稿函邮至。这自然更是不可怠慢之事了。但让我犯难的是,寄给山西师大纪念文集的那篇《难忘十年》,写的就是我在语文报社工作的经历与感受。而今给《语文报》又该写点什么呢?百思不得其径之后,还是“约稿信”点悟了我……

《历史与细节》,这书名拟得好!没有芊芊细节,难成史册;没有历历往事的史记,也就无所谓细节。“历史”要经历者大家写,而“细节”则须每个经事人提供。我的回忆文章就从我作为《语文报》老报人自认为办好报刊最重要的“细节”入笔。

第一个“细节”是:《语文报》创刊伊始的“十六字方针”为《语文报》日后的发展壮大注入了经久的活力。

“人无我有,人有我多,人多我新,人新我进”的“十六字令”被定为《语文报》和 《语文教学通讯》的报刊方针,大约是在1982年春节前后。当时许多人以为这是《语文报》 在报刊市场有形无形的同业竞争中保持领先地位的“战略口号”。其实不然。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乃至中叶,国内确实还没有一家可以同《语文报》“抗衡”的同类报纸,客观环境并不存在对《语文报》独领风骚的威胁,所以,当时的语文报人也没有后来才具备的竞争意识。“十六字方针”的主要内涵包括三方面:一是对“十年浩劫”造成的教育荒漠如何复生表明了一种无可旁贷的责任;二是对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的改革开放国策,表达了一种由衷神往的呼应;三是对文化饥荒之后广大青少年饕餮者不分良莠地吞食一切知识,表示了一种刻意指津的引导。“十六字方针”中的“人”并非实指同业报刊,而是广指通 过其他报刊看到的全国中学生。“方针”整体的意义诠释应该是:对于青少年必备而又为往日破坏殆尽的语文知识,《语文报》应肩负百废待兴的使命;待青少年已然具备通常标 准的语文知识时,《语文报》有义务扩大他们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的语文知识领域,并帮 助他们将知识提高到文化层面;对于已经掌握一定传统语文文化的青少年,《语文报》有责任告诉他们这些传统文化在新时期演变的新的历史意义;当青少年已经在传统与现实结 合的基础上认识到中华语文丰富的精神内涵和广泛的文化外延时,《语文报》应该指引他 们如何在开放的大环境下将灿烂的中华语文文化与时俱进地推向世界,推向全人类。正是这一方针的确定,才使得《语文报》和《语文教学通讯》在后来的十年发展中成为“大语文”思想的积极宣传者;成为“社会语文”阵地的热心开拓者;成为“语文文化”意识的鼎力倡导者;成为新时期语文教学改革与学习改革的新锐领军报刊。

时隔20余年,不知语文报社是否还在坚守这一方针的精神,并与时俱进地有所发展,有所完善,甚而有所突破,有所创新呢?

第二个“细节”是:《语文报》的办报模式被后起许多报刊奉为楷模。

报刊方针体现了报刊的宗旨,仍是宏观而笼统的。其内涵涉及的诸多要求,必定要落实在编辑工作具体而微的方方面面,而且必然形成一个可以有机联动、科学运作的整体。这就是报刊的工作模式。

上世纪70年代末,在“十年浩劫”遗留的文化废墟上重建的出版业,从经营理念上区分,只有两种模式。一种是迎合型报刊,其编辑思想简单而明快,就是:读者需要什么,我们就供给什么;读者想看什么,我们就刊登什么。这种模式在知识荒原复苏初期的确发挥了“久旱逢甘雨”的救急作用,因此很多报刊都采用这种模式,而且大都经营很好,一片繁荣景象。但是,随着这类报刊越办越多,随着读者的需求不断地扩大、分化与提高,这类报刊很快就暴露了它难调众口、应接不暇的先天不足和低层次重复、难以水涨船高的后天失调。

另一种是客观型报刊,其编辑思想也简单而明快,就是:形势需要读者知道什么,我们就提供什么;上级号召读者应该看什么,我们就刊登什么。这种模式在“十年动乱”后的肃清流毒时期,的确起到了澄清是非、拨乱反正的作用。特别是理论性、思想性、政治性较强的报刊,势必负有舆论导向的任务,采取这种客观型编辑模式,实乃社会需要所定。 事实证明,在当时乍暖还寒的社会环境中,各个领域的这类报刊确实曾普遍受到读者的特别关注。但是,随着思想界的正本清源大功告成,随着意识形态的开放领域日渐扩大,人们不但社会视野空前开阔,而且对国外文化的了解逐渐增加,致使这类报刊在需求与日俱增的读者面前,很快就暴露了它拒绝兼收并蓄、无意百家争鸣的本质和轻视读者主体意识的劣根性。

《语文报》就恰恰诞生在上述两类型报刊已风光不再、急需转型的大改革浪潮中。这正是《语文报》为何创造性地整合出导引型报刊模式的社会背景。

所谓导引型,就是:既要考虑读者当前之所用,又要兼顾读者未来之所需,还要让读者明白自己未来的需要及其可能产生的嬗变。具体到这一模式中的编辑思想是:满足读者当前之所用,是为其获得未来所需打下基础,而不为一时之功利;向读者提供未来之所需,必须以其掌握当前之所用为前提,而不务高远之虚名。《语文报》和《语文教学通讯》是语文学科的专业类报刊,在兼顾课堂上下、教材内外、学校语文教育与社会语文教育的方针下,制定了“宏观规划,微观设计;整体策划,分块布局;主次有序,内外协调;年级衔接,学段一体”的导引型编辑工作模式。正是这种富有创意的编辑模式,使得《语文报》 和《语文教学通讯》一开始就没有陷入陈旧的“教参”窠臼,也没有形成庞杂的“资料” 堆积,而是以“广采博取,切要实用;鲜活新异,别开生面;知行互补,崇尚质疑;利导有度,触类旁通;不循旧章,力荐先河;列举众说,集思广益”的全新面目呈现给广大中学师生的。就是这一编辑模式使得《语文教学通讯》很快就跻身于当时语文报刊界戏称的 “四大名旦”之列,创刊 3 个月后发行量即超百万之多,名列全国之首。

记得当年有陕西师大的《中学语文教学参考》、杭州的《语文战线》、广东的《语文月刊》等十多家语文报刊曾先后以不同的方式向《语文报》求经问道。其实,今天看起来,这种导引型编辑模式并无甚特殊之处,当代报刊无不通晓其中“承袭中华文化衣钵,继往开来”的道理。然而,在当时那个还把西装视为洋装的时代,在多少迎合型报刊和客观型报刊进退维谷的情势下,《语文报》的独树一帜,很容易地便成为众口赞叹的天之骄子了。 这也算是时势造英雄的一例典型吧。

时过境迁。“三十年河东”如日中天的日子过去了,难道流水无情,就一定要形成“三十年河西”的夕阳西下的余辉吗?《语文报》精神的词典里是没有“听天由命”这个词的; 语文报人的语言也永远不会说“我不行”!新世纪有新世界的时势,它同样会造就一批新英雄。语文报社当在其中!

第三个“细节”是:语文报社创造性地推出了“中华语文第一报”,也默默地培养了一批各有所长的青年精英。

有了正确的办报方针和先进的编辑工作模式,还要有相适的人。人是决定一切事业成败的第一因素。没有充分理解《语文报》报刊方针中蕴含的“永不满足,永不停步,永无成功,永无止境”的全新理念的一伙人;没有真正领悟《语文报》运作模式中隐含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的虚实奥秘的一批人,就没有“中华语文第一报”。

《语文报》用人一向严格。这种严格不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排除异己,也不是非 “卧龙凤雏”而不取的求全责备,而是革去旧例地“严”守新“格”的“严格”。这个“格” 就是每一个来到《语文报》工作的年轻人都必须接受,而且要以身试“法”的三个成长标准:一是把“需要工作”的人培养成“工作需要”的人;二是把“各有专长”的人锻炼成“一专多能”的人;三是把“特立独行”的人教育成“善于合作”的人。这是缘于《语文报》特殊的工作性质、特殊的团队精神、特殊的发展理念所致。正如我在《难忘十年》一文中所讲:《语文报》是千条小河汇成的江海;是不同音色合奏的交响乐;是长檩短椽搭建起来的高屋广厦;是多元个性走在同一旋律中的共鸣。《语文报》的团队精神,就是团结不同意见的人共举创造,优势互补,各显神通,殊路同归;凝聚不拘一格的各类特性因 素融合一体,长短相济,纵横捭阖,进退有余;荟集社内外睿智贤达、个性彰明的多元思路,打造经营的壁垒,异曲同工,未雨绸缪,通贯南北,志在必得。正是这样的团队精神,培养了《语文报》的许多优秀的年轻人。因此,“选士用能,不拘长幼”的《语文报》,当年同山西师大其他系处比较起来,就鲜明地彰显了“雏凤清于老凤声”的特点。从《语文报》创始之日起,年轻人就成为这个报社的骨干,成为这支团队的中坚。这当然要归功于《语文报》深知“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的自然法则;洞悉“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少年”的用人之道。

三十年过去了。当年《语文报》的“老凤”大多归去来兮,隐逸于南山东篱之间;当年的年轻人也已不再年轻,而一批80后的青年人早已蜂拥而至,登堂入室。不知后来的《语文报》掌门人在这薪火相传之时是否有过《语文报》史的“痛说”?在那蓝青继越之间是 否有过报人传统的“教诲”?也许在那些认为“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的青年人眼里,张扬自我更重于继承传统;各领风骚才正是时代精神?然而,我觉得做语文报 人就须牢牢铭记:《语文报》精神不是鼓励士气的口号,不是吸引订户的广告词,也不是迎合读者的豪言壮语。《语文报》精神是一种溶化了良心与责任的使命;是一种凝聚了传统与现代的文化;是一种升华了虔诚与执著的理念;是一种与时俱进,而且超越时代,永无止境的追求。这就是《语文报》事业的“道”,语文报人的“道”,《语文报》时代的 “道”。《荀子》曰:“精于物者以物物,精于道者兼物物。”只有精通事理的人,才能 同时管理好各种事物;而只精通某一具体事物的人,他只能做好这一件事。这就是“君子使物,而不为物使”的原因。《语文报》要培养的就是这种可以“兼物物”的“精于道” 的“君子”。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新世纪以来,世界发生了很大变化,人类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国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在这新形势、新环境、新要求下,阔谈《语文报》的人事,当然不可同 30 年前同日而语。然而,天不变,道亦不变。我们不能因为提倡个性发展就反对团队精神,不能因为时兴“pk”就不需要合作伙伴。《语文报》的传统精神之一就是: 敢于在承前启后的基础上标新立异;永远在继往开来的行进中先声夺人。用一句时髦话来讲,就是在大同世界里创造出大不同。这就是《语文报》能长久处于不败之地的秘笈。

作为《语文报》的老报人,在纪念语文报社30周年之际的万端感慨是难以用片言只语尽抒其意的。有感于《语文报》不可陶醉于往日的辉煌;有感于语文报精神应在新时期奏响新的乐章;有感于语文报人在蓝青继越,才人辈出中,再领风骚数百年,遂按苏体六十字临江仙填词三阕,以释夙愿怀情。

临江仙

其一

当年歌舞醉朦胧,偏爱曲中黄钟。一枝独秀怜自影。翩翩无左右,风景这边红。

春光不再也凋零,方知月有阴晴。醒来不闻丝竹声。梦里罗浮洞,虚实一样空。

其二

忆昔壮语庆功成,唱和皆是豪英。三十年间华盖梦。人在得意时,当疑画中行。

逝者如斯去无声,看似波澜不惊。智者不炫少年勇。管弦依旧在,弹吹已不同。

其三

回首向来萧瑟处,难忘风雨兼程。眼前岁月又峥嵘。扶摇九万里,何处觅鲲鹏。

休恋故园自多情,且将新人问鼎。重整山河待后生。引领风骚路,唯我一麾旌。

(选自语文报社建社30周年纪念文集《历史与细节》)

作者介绍

徐同,1936年农历丙子年五月初五,屈原2214周年忌日。

履历:

1936—1939 吃喝玩乐,无所事事。

1940—1941 受祖父之命:日背古诗一首,书中楷一方,背不下,写不好,不得吃晚饭。获益匪浅。

1942—1948 入北平师范大学附属第二小学读书六年,学习、玩耍两不误。

1949—1955 入北京二中读书六年,培养课余爱好,胜过课内学习。

1955—1959 入南开大学汉语言文学系读书四年。政治动乱不断,大学等于白上。期间1957年打入“另册”,却因祸得福,有充裕时间饱览群书。

1959—1980 山西省乡宁县第一中学任教22年,先后执教数学、外语、地理、历史、体育、语文。期间逢“十年浩劫”,命途多舛,顿悟人生,倍受教育。

1981—1990 山西师范大学语文报社任职10年,先后任编辑部主编、报社副社长、总编辑。“三十年河西”由此开始,提前进入市场经济再度学习。

1991—2002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任职12年,先后任教育科学出版社副社长兼副总编、教育文摘周报社常务副主编。无心插柳柳成荫,补上“教育”这一课。

2003—2005 中央教科所“十五”科研规划重点课题“中小学生作文个性化发展研究” 课题组组长。学以致用,始知课改之难,语文课改之更难,作文课改之最难。

2006— 全国教育科学“十一五”规划教育部重点课题“教育实验与课堂教学变革研究” 分课题“中小学语文个性化教学实验研究”课题组组长。人称专家学者,其实粗知皮毛。体现自我价值,亦能乐在其中。

研究方向:语文个性化教育与中小学语文课程改革。

最喜爱的运动:篮球,从12岁入赛场直到62岁,如果球场不拆除,可能会打到今天。乒乓球,初中一年级曾获全校冠军,可惜后来移情篮球,乒技不进则退,不过现在尚能挥拍。钓鱼,不是为吃鱼,而是为了鱼儿在吞钩与脱钩之际给人的哲学思考;看似稳坐不动,却是修心养性的激烈运动。

最喜欢读的书:松本清张、克里斯蒂、希区柯克的侦探小说。

最小优点:乐观,人生坎坷常八九,绝对不跟自己过不去;豁达,多参加几次遗体告别,心胸自能容万事;宽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社会链上缺谁也不行。

最大缺点:好读书“不求深解”,好杂学浅尝辄止,好百工无一精通。有大器晚成之慧,却无淡泊宁静之心,难耐寂寞,六根未净耳。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

 
 
随机推荐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